灵魂附体_非常稻

时间:2020-02-15  栏目:百科知识  

灵魂附体_非常稻

第二天傍晚,张昭东准时来到了林育庆的办公室,林育庆早已经在办公室等着他了。见张昭东过来,便拿起桌子上的钥匙,叫上司机,一起坐电梯下楼。

三人走到办公楼前的停车场,开车往林文雄的道观而去。道观在离林氏家族不远的地方,林氏家族自从生意做大之后,林育庆跟弟弟们一起建了五栋一模一样的别墅,相互邻近,相互照顾。

这个时候刚过下班高峰,正是华灯初上的时候,林育庆选了一条捷径,从部队军区驱车而过,这样就可以避开塞车的路段,节省不少时间了。

张昭东来菲律宾这么久,这是他第一次真正放松下来欣赏马尼拉的夜景。之前品种没出来,连吃饭睡觉都不香,现在品种终于出来了,悬着的心终于可以放下来了。林育庆这时也兴致勃勃地给张昭东介绍马尼拉各处颇有特色的夜景。

其实从林氏办公楼到道观的路程并不算近,但两人心情轻松愉悦,一路聊着天,不知不觉就到了。

张昭东在车上远远地望见那道观建得金碧辉煌,灯光照得如同白昼,建筑风格与中国内地的道观无丝毫不同。飞檐雕梁极是精致,外墙上绘着中国古典神话中的八仙过海,也就是中国民间流传最广的八位神仙。这八位神仙绘得栩栩如生,似真人一般,像要跳出来跟人说话,可见画工一流,分明是巧手名匠制作的。张昭东感觉特别亲切。

对八仙过海的故事,张昭东早有所闻,从小母亲带他去的庵堂里各种菩萨、神仙都有,道教、佛教合一。在那时,张昭东便知道这八位神仙均来自于人间,而不是天上,且这八个人都有神奇的传说,且每一个都有一些无伤大雅的小爱好、小缺点,比如铁拐李嗜酒成性、吕洞宾爱开玩笑、汉钟离袒胸露乳,还有张果老、韩湘子、何仙姑、蓝采和及曹国舅……。所以比起一般神仙的道貌岸然,这八位更得普通民众的喜爱。

车子开到近处后发现,停车场车位竟然已经满了,林育庆不得已叫司机开到稍远一点的地方停车,两人再走回道观。道观前人山人海,早已围得水泄不通,连低矮的围墙门口都站满了人,院子里摆放着的几个供香客休息的凳子更不用说了。人虽然多,但极是安静,偶尔有人交流,都是低声细语。

这些人除了黄皮肤黑头发的华人之外,还夹杂着很多本地人,也有一些白色人种。见到这场面,张昭东暗地里赞了一句,有菲律宾当地人不奇怪,白人也来中国道观,这影响力看来还挺大的。

林育庆一边领着张昭东直往道观里的大厅去,一边悄悄地对张昭东说:“今天我们还是来得晚了,就等一会吧。今晚你就不要回基地了,就在马尼拉住一个晚上,明天早上再回去。”

张昭东说:“好。”

两人好不容易挤进道观大厅,只见正对面便是一尊吕洞宾的全身塑像,林文雄坐在吕洞宾像右边的一张靠椅上,神情端庄,正在给香客灌顶(摸头)祈福,一边拿着八卦书给香客答疑解惑,一点也不像第一次张昭东见到他时的样子。(www.guayunfan.com)

吕洞宾全身像的正中间摆着香炉案,上面摆满了各式贡香、水果等,再前面一点是供人跪拜的蒲团。蒲团的右手边,也就是吕洞宾全身像。左手边有一个小楼梯,上去是一个小阁间,下去便是负一层。小阁间供着药王孙思邈的全身像,右边摆放着一张小桌子,桌子前坐着一个手拿医药书籍的中国老人,也正在给人摸骨探脉。负一层里摆放着四五张圆饭桌,供香客吃素斋使用,素斋免费提供。

而吕洞宾左边的墙壁上同样是八仙过海的人物图,画工一看就知道跟室外的出自同一人的手。而大厅门口摆放着一条长长的桌子,供香客签名、问询。张昭东见过的几个林家人,包括林育庆的妻子在内,都穿着统一的服装做义工,为香客服务。

林育庆告诉他,这些人都是林家人,这天晚上只要没有重大事情的都得过来帮忙,做志愿者。张昭东心里想,不简单呐,这么有钱了,还来做志愿者。大人们如此,这些年轻人包括小孩子,也有这种耐心,满脸笑容,虔诚待人事神,真是难得啊。

见香客太多,林育庆提出来带张昭东到观外转一下。两人便走了出去,在道观的附近参观。等到香客走得差不多了,两人才回来。

大厅里只剩最后几位香客了,林育庆便带着张昭东按规矩先签了名,然后去净手。

张昭东心里有满肚子的话想问林育庆,在洗完手回来的路上,他再也按捺不住了,说:“林总,吕仙祖怎么突然就附身在五弟身上呢?这是什么时候开始的呀?”

林育庆说:“你亲自问五弟吧。”

张昭东说:“我想听你说。这样我等下也好知道向吕仙祖问些什么。”

林育庆用纸巾把手擦干,说道:“是他十三岁那个时候开始的吧。记得五弟那时候还在读书,有一天他对我母亲说脑子里很乱,有人一直在他头里面说话,有时候还有人在他头脑里吵架,扰乱他,害他听课都听不进去,成绩也直线往下掉。我母亲带他去看了很多医生,医生也检查不出来什么结果。后来有一次去一个道观的时候,里面有一位姓苏的道士给五弟看了,说我弟弟天生有一个天线,这种天线并不是每一个人都会有的。接了这个天线之后,就可以收到很多神仙的信息,所以他的头才会很乱,他的思维调频了。就好像电视机,给它调频了一样。苏道士让我弟弟跟着他学习。当时很多神仙在我弟弟头脑里吵架,都想驻在他身体里,扰得他不得安宁,我母亲虽然舍不得,但也没办法,只好让五弟跟着他学习。大概半年之后吧,苏道士给我弟弟调理成功了。从此之后,我弟弟身体里就只有吕仙祖一个神仙了。”

张昭东听得入了神,不自觉地就往下问道:“那之后呢?”

林育庆看看大厅里还有最后两位香客,便在门口长香案旁的凳子上坐了下来,也示意张昭东坐了下来,然后接着说道:“五弟大学毕业之后,谈恋爱,想结婚了,说不想再做道士,要做生意,做企业家,或者帮我做事情,都可以。反正要跟一个正常人一样。他就想把吕仙祖赶出他的身体。这个时候吕仙祖在我弟弟身体里已经很多年了,两人完全可以自由沟通了。有一天吕仙祖就告诉他,说他要这样也行,只要五弟到台北指南宫道观里去寻找他,然后做一个多星期的礼拜就好了。结果我母亲就把五弟带到了台北指南宫道观,五弟就在那边做礼拜。一个星期之后,五弟真的解脱了,吕仙祖再也没来找过他了,把五弟高兴得不得了。”

'); })();